會議室女同事的潮吹

我在上海的外企公關公司做了6年了,已經是個經理級人物了。工作累也不算累,平平穩穩的,就是應酬一下大客戶之類的, […]

閱讀更多..

清純的美容師

「嘻,又撞邪了!」 入夏以來,這是二叔最常說的一句話,台灣百業蕭條、許多小老百姓無以為繼的今天,我們這家小小的 […]

閱讀更多..

班主任的妻子

電話鈴聲響起來,我連忙將電話筒拿起,唯恐太過遲接電話的話,對方會立刻掛斷 「喂喂……覺得如何?呀,明白了,你是 […]

閱讀更多..

壞學長VS澀學妹

新的學期開始了,想當然爾又是個學妹狩獵祭的開始….. 而身為建教六組痴漢之首的我!(頭銜還真不小啊 […]

閱讀更多..